焦点期刊
在线客服

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

投稿邮箱: 941198995@qq.com

对比研究中医学和生命吠陀理论

时间:2014-09-25 所属分类:医学论文

根据阿育吠陀医学,三元体液理论中三个dosha的和谐与平衡,取决于消化系统之火(胃火)的强弱。因此,人类应该谨慎地对待消化系统之火(胃火),并尝试将其

  根据阿育吠陀医学,三元体液理论中三个dosha的和谐与平衡,取决于消化系统之火(胃火)的强弱。因此,人类应该谨慎地对待消化系统之火(胃火),并尝试将其储存[6]。当有正常的饮食欲望,而无任何胃部胀气及沉重感,在饮食过程中及食后无任何不适,我们可将“胃火”视为正常。

  阿育吠陀的术语也难以用英语解释。Pitta在阿育吠陀中表示胆汁,并细分为黄色和黑色,其本质是燃烧感、提升和令人兴奋的状态,此概念与中医术语中的“火”比较贴切。另外,Pitta中有一亚型命名为Agni,是指消化系统的“火”,在中医术语中,我们将其称之为“胃火旺”。

  最后,还要补充一点,术语Pitta对应中医理论的“气”(尤其是脾胃气虚)和“火”比较合适,因为它有温暖、炎热、向上之性[5]的意思。阿育吠陀中的Kapha有中医理论中“痰”的特征,因为它的定义和规格几乎和“痰”一样。Vata在《遮罗迦集》中描述如下:在物质世界移动时,Vata能打破群山之巅,在树上移动,激起海洋波涛,使地球震动,推动云彩漂移,导致霜冻、暴雨、尘土、风沙、闪电,以及导致作物失败。

  它可以诱发机体疼痛和疾病,游离流窜于身体的各个部位;破坏、伤害精力、肤色、幸福,导致悲伤、恐惧、惊吓、混乱,甚至精神疾病。笔者认为阿育吠陀中描述的Vata类似于中医理论中的“风”,“风”在中医学中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,同样,Va-ta的概念也是值得商榷的。

  部分学者认为,我们可以假设“风”相当于现代医学中的中枢神经系统,因其诸多表现类似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,如癫痫发作、震颤等。Vata,与Pit-ta和Kapha不同,在《遮罗迦集》中有两个具体章节对其进行阐述,这标志着它在阿育吠陀中概念的复杂性。

  比较示例

  过度饮用冰水、暴饮暴食或嗜食过度油腻之物,如肉类,吃饭时尚有未消化的食物积存在胃内,以及情绪问题,如愤怒、悲伤、恐惧、焦虑、贪婪、担心等,均会导致脾胃虚弱。同样中医认为,凉性食物或水可能会导致脏腑功能衰弱、脾肾阳虚等;潮湿可能会导致脾脏损伤(消化伤害);减少过度性活动,在疾病预防和协调身体中有显着作用。

  此外,根据传统中医学,如果我们食用健康食品,并有良好的消化功能,机体会产生正常的“气”(称之为谷气),它可以制造血液并促进健康。在阿育吠陀医学中,健康的食物和良好的饮食习惯能产生Rasa,它具有和“谷气”相同的功能,有助于产生健康血液。

  疾病进展

  最初,中医认为感冒的致病因素能影响身体的六个阶段为太阳、少阳、阳明、太阴、少阴、厥阴[3],后来,加入了中医温病的致病因素,为卫、气、营、血(温病理论),这是关于温病致病因素的四个相关水平阶段[4]。在阿育吠陀医学中,疾病发展的概念与中医不同。

  RobSvobodal[6]认为,消化系统之火的虚弱是所有疾病的根本原因,Vata是所有疾病发生发展的主要病因。阿育吠陀认为,疾病发展的三个阶段为积累、加剧,以及溢出。积累:致病因素影响身体,相关doshas积累在特定的身体部位。加重:在此阶段,doshas持续存在,并增长和放大,将以蓄积的压力加强机体的症状。

  溢出:如果病程被允许肆无忌惮的加剧,doshas会流窜自己的局部区域,在身体上游荡,寻找新的病灶。关键点:在中医药临床实践中,关于瘀血及其治疗是其关注的焦点,多采用活血化瘀法以促血旺行;而阿育吠陀医学治疗血瘀,通过刺激血液循环、活血化瘀并非其所关注点,因此,中医所重视的血瘀理论,在阿育吠陀看来不是内科的重点问题。6全球化发展在过去的25年中,中医药院校开遍世界各地,这是一场使世界各国人民获得中医药疗法的伟大运动。我认为,促进中医药发展的主要因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。

  (1)首先被推广至西方医学的是针灸,它不同于任何西医疗法,可以有效地治疗各种疾病,因此与其他中草药治疗方法相比,发展的阻力较小。然后,这些针灸师逐渐将处方草药配合针灸,为他们的病人实施治疗,从而使得中医学日益发达。

  (2)此外,在一些发达国家,如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,也有中医为华人群体提供中医药治疗服务,这种现象有助于中医学在这些国家的发展。此外,中国也热衷于出口中医药,政府为此还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法规,每年都有海外人员慕名前来中国学习中医药文化,这些都使中医的海外加速发展成为可能。

  相比而言,这些情形并未发生于阿育吠陀医学,印度传统医学做得还不够。阿育吠陀医学实践中被公认为最重要的部分是草药,尽管有众多医学经典书籍是关于阿育吠陀的食物和饮食的,但它们并不被认为是其它医疗体系的医疗实践。阿育吠陀讲师比中医师要少很多,而且它在西方的传播也没有任何官方许可的做法,许多高校也并不提供这门学科的教育,阿育吠陀草药多是通过中国出口到西方,草药贸易金额占很小比例。